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图片 4图片 5

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图片 19图片 20图片 21图片 22图片 23图片 24

吃在苏州

在济南芙蓉街会仙楼饭庄品尝济南菜

关裕年

关裕年

由于工作的关系,改革开放后一直在外事部门工作,由于这个原因,与吃就结下不解之缘。由于吃得地方多,就搜集了一些菜单,慢慢沉淀,就想出一本书,那是英语与汉语对照的书,后来在旅游出版社的支持下,总算于1985年与现在的妻子等人合作出版了《汉英宴席菜名手册》。

来到山东济南必定要见老朋友,在一起工作了十几年的老朋友周瑾和薛克兴夫妇特地在济南市著名的芙蓉街美食街的餐馆给我们接风,在商量见面的地点时,我们一再提出希望,千万不要吃大餐,要吃就吃有山东特色的小吃,因为,目前的“国际、国内大环境”都不以大吃二喝为时尚,咱们也就少吃些大鱼大肉吧……于是,他们决定在会仙楼见一见我们北京来的的“仙人”吧。

为了这本书,我们确实也“实践了”很多地方,北京是首都又是过去的皇上的长期驻地,所以吃在北京也是一个非常的选择。在这里,全国各种菜系都登台上演,同时,又都被改造适应皇上的口味,所以纯真的菜系在北京也是不多见的,就像四川的“宫保鸡丁”,在北京就有各种味道。

芙蓉街是一个有全国各地美食的一条街,也可以说是具有世界各国特色的食品全有,所以,在这里吃饭基本可以满足各位来客、各位驴友的口味。我们要去的会仙楼饭庄在这一条街的中部路西的一家店铺,小巧玲珑,有二层,有比较小的单间,私密性比较强,很适于几十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叙旧。

在北京,我吃的地方,说名气最讲究的地方有如下地方:钓鱼台养源斋、人大会堂、北京饭店中七楼谭家菜、北海仿膳、西单绒线胡同四川饭店、便宜坊烤鸭店、全聚德烤鸭店、东来顺涮肉店、晋阳饭庄、丰泽园、颐和园听鹂馆、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以及如今的历家菜等等。

没有想到点菜还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因为绝大多数菜里都有鱼肉,我们本来的计划就是吃素的,看了半天,这个愿望看来很难在济南实现,因为,自古以来,山东菜系里就缺不得肉和鱼以及海鲜,没有办法,我们就把目光瞄准了著名的山东煎饼和大葱。

随着女儿长大,对吃文化也越来越感兴趣。在她觉得北京吃得东西最好的时候,我告诉她:“要说吃还得说是南方的苏州、杭州、广州以及我们所不熟悉的淮扬菜”,她曾经一度愕然。

拿上来,饼子果然比较有韧性,折来折去都不断,这一点比较符合我老伴的设想,因为,她在什么地方吃山东煎饼都说煎饼卷大葱不是太给力,她的理想状态是吃北京烤鸭的饼子,卷起来比较惬意。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特意去了苏州。我告诉她说,过去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生在杭州、吃在苏州、死在柳州”,这句话,只有第三句话有些过时,那里的棺木已经被人们放弃,其他两条还是比较准确的。

为此我老伴和女儿特别把煎饼举起来照相,这些煎饼确实像一张正长方形的深黄色的牛皮纸,很正式的样子,极其独特。

我的一位多年的朋友叶克家、周蓓夫妇在苏州养老,他们听说了我的来意就说,城里的名店你们可以自己去跑,我们在我们所住的工业园区小区的一个餐厅吃一顿,肯定会让你们满意的。

其他的菜也比较可口,大多数都是属于山东菜系,在北京最多的餐馆就是山东菜,所以对此没有什么特殊感受,唯有煎饼印象最深,这也算是来山东一次,吃了正宗的煎饼卷大葱,不虚此行。

在北京,一个小区的餐厅就是“垃圾油摊贩”的代名词,为此我们满脸狐疑的风风火火的从宾馆赶到苏州工业园的服务中心。一看建筑,我就推翻了自己的偏见,显然,这是新加坡式的管理模式,估计不会有错。这个中心是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服务中心,与国外的服务不相上下,在这个小区生活的老人肯定比北京的要幸福得多。

总结起来,中国的山东、四川、淮阳、广东几大菜系,由于现在美食天下行,所以,一般来说在家门口都可以享用这四大美食,唯有不在菜系的地方菜反而更加吸引人,就说杭州菜、苏州菜,虽然也可以划分到上述几个菜系之一的淮扬菜系里面,但是,应该承认杭州、苏州的菜确实有独到之处,在杭州、苏州的大菜征服了我们全家,“吃”的我们全家嘴软,如今,到哪儿,说起吃来,还是念念不忘杭州的楼外楼、山外山、天外天、知味观、外婆家以及苏州的松鹤楼、得月楼,说起那里的菜名来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啊……

狮子头、银鱼羹以及其他的菜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色,口味适中,用一句看书的话来讲就是“引人入胜”。我女儿被降伏了,直至现在,经常在讲,有机会,我会乘坐火车专门去苏州这个工业园区再次品尝美味佳肴的,好大的“志向”啊!

后来在松鹤楼吃了著名的松鼠鳜鱼,那条鱼集色、香、味、形之大全,我们不仅仅尝到美味,也享受到一种艺术的氛围。这种鱼每条不能超过六两,新鲜程度也有规定,做的工艺也很讲究,所以吃起来就更加享受。

这吃可真是一种文化,没有食文化的地方,是永远也不可能享受到这种高雅文化盛筵的,虽然大家都在说好吃,但是,这好吃之间的差异就如一条海沟,它隔离开的遥远程度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

人们啊,在吃的方面可不能“妄自尊大”啊,那可是“学无止境”的学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