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这样一场旅行,让你只想去看一个人。

静静的夜里

— 题记

我喜欢用文字和你说话

文/花之羽衣

也许你再也听不见我的表达

我搭上列车,乘风速前行,看见海平面闪烁着晨曦,海鸥在天际旅行,无忧也无虑……
仿佛躲进记忆里的一片宁静,无声里倾听着《一个人旅行》,轻柔的旋律又让我想起远方的远方。

只有文字让我感到你真实存在

听说,那里,有璀璨的灯火,有暖暖的空气,有我熟悉的风景,那里,是你的城,我的遥不可及。

你在我的生命中曾经来过

地图上,轻轻地触摸,便是指间可以丈量到的距离,很近,却又如天涯般的遥远。

我们曾经用心灵彼此拥抱

心里问着自己,有没有这样一场旅行,让自己只想去看一个人?

那淡淡的忧伤把我包围

是的,心底的深处,渴望着一场遥远的旅行,渴望着一场温暖的放逐,哪怕只是一刻的美好,一刻的铭记,我亦甘愿如你一般的深切期盼。
站在岁月的边缘,看谁望穿秋水,正在等待着为远道而来的人洗去风尘。
只是一个奢望吗?

我的文字因你染上了忧伤

从来风月无常,千里迢迢,如果只是道一声幸福,那么,清冷的掌心,是否就能握紧那一缕流散的情思?又如果,今生就此别过,会有那所谓的刻骨铭心纠缠一生一世吗?

为你铺一纸素白的时光

仓央嘉措说,最好不相见,如此便不可相恋。而我又听到另一个声音,别等到怀念,不如相见。

把对你的思念装满心房

不尽黯然低叹,那是思念中的一处苍凉,还是无奈中的一指温情。也曾决绝,相望,相忘,却总是不舍那可能在山穷水尽时的悄然相见。

今生与你相遇一定是前缘未了

从此,思字入心,烙成痕印,纵然跋山涉水依然奔赴。惟愿,心栖彼岸,沉睡余生。
诗歌云,在远方,鸟儿都不拒绝飞翔。
而我只知道,这深深的静夜,我的文字却载不起任何的花开花落。

让我一生难忘

一圈幽幽的灯光里,回响着低沉的乐曲,习惯了让心思在夜的幻像里飘舞。就这样,静坐在自己的梦影里,品瘦清风朗月。

人世间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凝眸夜空,星星点点,那可是无法回避的有关生命的悲与欢?

所有的誓言

淡然收回思绪,轻轻抚顺长发,即使静默,又何尝不牵挂。

都是一场随风飘走的故事

我知,你是那么的希望我的指尖流淌出的只有想念的微笑。只是,这徘徊的夜,还是让我的诉说浸染了淡淡的忧伤。

不知道

请原谅,我的文字永远也写不出你想要的明媚。但请相信,文字之外,阳光里,我会是那个微笑向暖的女子。
转眼八月,又一季的花开。当那个约定由近而远,又由远而近,我开始想像那些遇见的场景,会有着怎样的对白。
你说想看我一袭长裙的样子,飘逸的裙角摇曳在纤细的脚踝,美好而风情。我浅浅地笑,想像着那是怎样的一个瞬间能如此的灿烂你的黑瞳。

爱上你是对还是错

此时的我,停下键盘上灵动的手指,放眼窗外,一树葱翠。你的话好像就萦绕在耳边:如果不能在相守中相爱,那么,就让我们在相望中相逢。

本身在时段深处等您,暖醒天长地远的赏识。只知道

难掩一抹唇角的笑意,我仿佛看到自己背起行囊,在蓝天和白云的陪伴下开始我向往的远行……

那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想说,我不是朝圣者,但我愿俯下身,虔诚跪拜。这一份美丽,愿此生呵护,执着如生命。

总想为你敲打出快乐的文字

如此,你懂,那便是我永恒的欢喜!

可是那些文字被我的泪水浸湿

我的文字住着我的忧伤

又如何能够把忧伤隐藏

遇见你

让我遇见了人世间的美好

遇见你

让我遇见了生命中的心动

遇见你

也让我的心承载了挥之不去的忧伤

我走在记忆的深处

再也捡拾不起

曾经被踏碎的时光

爱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

缘却在最浅的萍水里流淌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悲伤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渴望

人生本就像梦一场

我的遥望无法抵达你的远方

我站在文字深处把你凝望

我的思念穿过相隔的时光

你是否也在远方把我怀想

我用文字画出你相见如初的模样

我的相思在记忆里生长

我的思念在微风中飘荡

即使我走出你的目光

却再也走不出心中的忧伤

图片 1

 这诗,是她曾经每天晚上凌晨三点都会收到的消息。也是清晨读到的第一个消息。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很久,以至于她可以反背如流了。

 这诗,是他曾经每天晚上凌晨三点都会发送的消息,也是睡前的最后一条消息。这样的状态坚持了很久很久,久到在尘埃里都开出了花朵。

她和他在遥远的地方相遇,一面之缘,竟成命中注定,后来各自在遥远的地方相望、相守,到后来的相忘。彼此都仅有一颗心,一个手机和一句情话。

 她等了很久的他,终于可以见面了,但不是在自己的家乡,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也要再见一面。于是他决定回国时,等待里终于少了时差,她亦悄悄决定去到有他的地方――苍凉的大西北。她的闺密和一个西北人有过一段过往情缘,只是有个约定未能实现,彼此便匆匆走散。终于,她俩可以同行了。闺密为了到青海湖完成一个人固守的约定,她亦到宁夏去解一面之缘。

 二人匆匆离开家乡,乘着火车绕过千山万水,闺密一路紧张、激动。她只说,要到西北西海固去感受那苍凉悲壮之美,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因素。表面总是风平浪静,其实她内心也早已波澜起伏。一路坎坷、颠簸,终于到达了她幻想千万遍的大西北,第一站,海源县,这个曾经天天都会在脑海里想至少一遍的地方,终于是亲身走到了,曾经她就想过什么样的水土,才能养育出一个温暖、动人的他。终于忍不住在朋友圈里说了一句“不一样的行走――宁夏的西海固”,他终于得知她到了宁夏,所有的惊奇与激动围绕着他,曾经他就背得的号码从来不曾用过,他想着终于可以通话并能见面了,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本来是计划着月中他从西北到遥远的云南与她见一面。

 陌生号码打了过来,她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他的,接通电话,他第一句就问“你还好吗?”她突然忍不住泪流满面,内心亦泛滥成灾,似乎苦楚到了极致,终于等到了依靠的肩膀一样,强烈的幸福感让她哭的稀里哗啦。熟悉的声音,似乎就在身旁说起,有种故人相见,久别重逢的感觉,当他再三问及她在的具体位置时,她却装作不知道,他再也没有见到她,她也再也没有寻到他。

她原来这样想,她在他住的县城待七天,如果可以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他,那么她就觉得她们之间真的有缘,如若不然,说明他们今生无缘,那么相见不如怀念。七天后,她悄悄离开了他住的地方,内心怅然若失,却没有告别,等他的电话再打来时,她早已穿梭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其实就是他曾经读书待得最久的地方。他曾经许诺过,要带她去看望自己的母校。结果她自己找去了――甘肃临夏,但没有告诉他。他满是遗憾和惋惜她的不辞而别,她亦何尝不是,曾经设想过千万种见面的话语与场景,却一种也未实现过,终究还是擦肩而过了,从那以后,这个城市,留下了一个遗憾的故事。

 她行走在他的母校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到底是熟悉还是陌生她无法启齿,不过总是在一桌一椅间闪现出他的身影,或许她太渴望和她相见了,终究只能在光阴深处将他凝望。要离开甘肃前,她又再次去他的母校坐了很久很久,看着那不变的风景,想着那会变的人儿,便匆匆离去,一刻也不再多呆了。带着闺密,连夜买了两张车票,去到离宁夏越来越远的地方――青海,仿佛逃离了那个城市,就能逃离所有的记忆一般。他的消息发了很多条,她都若无其事,当然,内心早已决堤。

翻过阴阳山、日月山,终于抵达青海湖,正如别人说的,它是高原上的一滴蓝色眼泪。确实,是一滴静默的眼泪。闺密大声说了句,“我如约而至,你却失约了”,然后默默哭泣,她又何尝不是,她只是期许、渴望相见,却事与愿违,最终还是匆匆走散。

 后来她们一路向南,三天两夜的火车不觉得是煎熬,因为彼此都在遥远的地方弄丢了一个人,生命中重要的人,需要时间去遗忘,恰恰漫步坐车的时间,给了她们回忆与遗憾、遗忘的时间。

她不再联系他,他还是会坚持,她却再也走不出自己内心的忧伤。后来她还是经常收到他在夜里发来的信息――《我在时光深处等你》,她也渴望,如果再有一次相见的机会,她定会全力以赴。

 其实,他们都在时光深处等待着彼此。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