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出现是你的身影。可伸手却总抓不住你。就连在梦里你都要躲避。恐在现实我跟你更是遥遥无期。猜不出你对我的心思。因为你总将事埋心底。到底我该如何去对待你。才能让你相信我会对你不言弃。每次相约,你总对我默而不言。使尽解数,都难见你微露笑颜。你不知道,你每次皱眉我会心慌。气氛尴尬,我只能送你回家。走到半路,你对我说就送这吧。我身一僵,不明所以想要继续。月光洒下,见你脸上是微露皱眉。心变蛮荒,我只能停步道别。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第十四章

胡静放下包,来到厨房帮忙。她看着有条不紊地烧菜的夏凉梦,把凉菜装入盘中也没说什么。

“静姐,你们是异地恋吗?”夏凉梦把香锅盛出来问道。

“恩,我们谈了四年了。他今天中午过来的,准备就在这个城市工作了。”胡静把凉菜端到桌子上。

“四年了,这么久?真是羡慕你们。哪像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小夏你没谈过恋爱吗?”胡静用着吃惊的眼神看着她,不敢相信。

“上学时有过暗恋,他是足球队的,我有时间就去蹲点看他足球,然后有意无意地出现在他面前,结果——”

“结果怎么了?”胡静好奇地问道。

“结果他有一次在走廊里玩球,哐当一脚把球踢到了我的脸上,就没有结果了。”

胡静听到笑出了声,“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他向你道歉。然后你俩你来我往就擦出爱情的火花了吗?”

“是吗?当时我脸痛的要死,眼睛都肿的睁不开,我大骂了一句不长眼的东西,他抱着球就溜了——”

邵伟买个馒头,又买了两大瓶果汁,给三个人慢慢倒了一杯。

“这香锅味道真好,凉梦你手艺真好。”邵伟边吃边夸奖。

夏凉梦有点尴尬,这才聊了几句话,邵伟就开始称呼她为凉梦,胡静都一直称呼她为小夏呢。

胡静该不会吃醋吧?女人可都是很敏感的。

她偷偷看了眼胡静,还好,胡静倒是一脸平静的吃着凉菜。

“静姐烧饭也很好吃的,你以后肯定这会赞不绝口的。”夏凉梦扒了一口米饭回到。

“别开玩笑了,她的手艺我四年前就领教过了,不敢恭维!”

邵伟一本正经地说道。

邵伟啊邵伟,你知道这样耿直的说话会失去女朋友的——

算了,她还是吃饭吧。

吃完饭,邵伟主动要求刷碗,夏凉梦也没再坚持。

洗好澡,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发了条动态——

“今天学了一招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受用!”

然后开始刷其他人的动态,李美慧一个小时前发了一条动态——

新郎娶人了,新娘不是我!祭奠我逝去的新郎!

夏凉梦回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施主节哀!

睡到半夜,夏凉梦觉得身下一阵湿热,小腹阵阵坠痛。她瞬间惊醒,一个哆嗦,难不成大姨妈造访?

开灯,翻身下床,床单一小片触目殷红,她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片夜用卫生棉和内裤往厕所冲去。

等收拾好,关上洗手间的门,她这才注意到隔壁有动静。

隐约的呻吟之声,伴随着有节奏的咯吱咯吱声,正当她注意听是什么动静时,却突然一阵的高声娇喘连连……

夏凉梦呆立当场,随之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心跳也噗通噗通加快。虽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敢情刚刚自己不小心偷听了胡静和他男友的床笫之欢!

大大的尴尬,夏凉梦躺在床上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淡定——

贫尼绝非故意,施主莫见怪。

次日清晨。

夏凉梦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床单放进洗衣机。等洗漱好,看着距离上班时间也没多少了,赶紧把床单拿到阳台晾晒。

阳台的晾晒杆是打在阳台外面的,每次晾晒被子或者床单,夏凉梦个子不是很高,每次都是使劲垫着脚尖,胳膊尽量伸长才能顺利把东西晾晒上去。

从房间出来的邵伟看到阳台上在阳光下晃动的倩影,正想着上前帮忙,却在客厅里停了脚。

一双白白的脚丫微微垫起,圆滑的脚后跟泛着光泽。一双白皙的双腿,笔直而又不失柔美的线条,在大腿根部之上,是居家短裤包裹的臀部,不大,却翘拔浑圆呼之欲出。随着胳膊的移动,短袖衫下露出了三寸约宽的小腰,忽隐忽现,让人浮想联翩。

邵伟喉结一紧,光看着就有了感觉,暗自意淫着着摸上去的手感,定有一番的滑腻又不失弹性之感……

邵伟正幻想着,却见夏凉梦转过身来。

夏凉梦看着客厅的邵伟也是一楞,虽不经男女之事,可此时的邵伟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中分明透露出贪婪的欲望——

夏凉梦赶紧拉扯了下衣服,心中大恼:以后不能穿的这么随意了,这合租房可是实实在在多了一个男人!

邵伟见她有了警惕之心,脸上又堆出了笑意,扶了扶眼镜,关心地开口,“晾衣服呢?”

夏凉梦敷衍的嗯了一声,便拿盆进了房间,紧紧地关上了房门。


在大厦楼下等电梯时,有淡淡的烟草味在自己身后萦绕,夏凉梦回头一探究竟,却对上了莫欢城那一双朗清的目光。

“莫总好——”她赶紧打招呼道。

莫欢城看着面前这个左手拎着豆浆包子,右手拿着手机的她,目光停留了五秒,便不动声色地移开了,对着她只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进了电梯,就她和他两人,气氛骤然安静下来。

略显尴尬——

立在电梯按键处的夏凉梦咬了咬嘴唇,清了下嗓子,缓解自己深处低气压的不适。

她要不要主动搭个话?

比如莫总您早饭吃了吗?要不要吃个包子?

亦或是今天天气真热,晴空万里,万里无云,云里雾里,里——

莫欢城看着电梯镜中映射过来的她。这女孩一会皱眉,一会展颜,一会嘟嘴……

女人原来是表情这么丰富的生物。

手机铃声打断了夏凉梦的纠结不安,结果带来了一个更大的不安彷徨——

“凉梦,你到哪了?”李美慧的电话。

“我在公司电梯了,怎么了?”一脸疑惑,难不成让自己给她带早饭?

“你快点来办公室,出大事了!”

“怎么了?”夏凉梦回头看了一眼莫欢城,小声问道,在自己老板面前还是要保持一个良好形象的。

“哎呀,送你锦旗的那个季川来咱们办公室了,这会正坐在你的位置上呢!”

“什么?那……那该死挨千刀的王八蛋来公司干嘛?还嫌害我不够惨!!”

夏凉梦气急,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倍——

莫欢城看着面前捶胸顿足,咋咋呼呼的她,现在就像被惹毛的小野猫,不觉地皱了皱眉。

女人原来是这么情绪化的生物。

挂了电话,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火急火燎地冲出了电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